豐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豐雅小說 > 其他 > 宋辭霍慕沉 > 第927章 想你了呀~

宋辭霍慕沉 第927章 想你了呀~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4 23:32:08 來源:書去搜

-

“無妨。”

他們互相利用,達到利益最大化,權衡利弊下,他會和秦宴合作。

若不是當初看出秦宴對宋辭冇有半點感情,恐怕就不會允許帶這個‘恩人’去看畫展,還去射擊館了!

“過幾日開庭,我們秦總會讓許星瀾小姐無期徒刑,在監獄裡受到比許星辰十倍加劇的痛苦,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郭讓又道:“秦總還說,我們太太很喜歡霍太太,一個月以後,必會在京城見麵,到時候肯定盛情款待。”

霍慕沉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好。”

“那我就不打擾霍總了。”

郭讓說完便離開,楚淮北派高層親自送人離開,轉頭對霍慕沉說:“霍總,秦總是在利用我們替他剷除掉薑家,可是他的勢力為什麼不能光明正大剷除?”

“他想做的不是剷除薑家,是為許星辰翻案。”

“那薑家的資源能收嗎?”

“收。”

霍慕沉低頭,一目十行掃過檔案,快速處理合同,對楚淮北說道:“給秦宴發郵件,讓他公開庭審,讓許星瀾擋走m&r所有緋聞。”

“他會答應嗎?”

“會。”

楚淮北聞言,立即給秦宴發郵件。

果不其然——

不到十分鐘後,秦宴代表盛和集團和許家,單方麵對許星瀾起訴,讓許星瀾直接置頂在京城和華城的熱搜。

包括五年前許星辰坐牢一事都被人翻出來,也有不少人開始討論,許星辰是不是被誣陷?

霍慕沉看著熱搜,滿意又不屑的一笑:“去給管家打電話,看看小辭做什麼?”

“好。”

楚淮北打電話,卻故意冇有問管家,而是直接讓管家把電話給宋辭,再故意外放給霍慕沉:“淮北,你在乾什麼?”

楚淮北:“我什麼都冇乾,啊,我還想起來有幾個項目冇做,我先出去了!”

霍慕沉見楚淮北一溜煙的跑出去,剛蹙眉拿起手機就聽到對麵甜甜的說道:“喂,老公?”

一道甜美膩人的嗓音傳來。

霍慕沉麵前彷彿浮現出小姑娘嬌軟的模樣,心窩子都軟了,冷厲的聲線不自覺溫柔起來:“想我了?”

宋辭蹲在花室裡,擺弄著手中花瓣,扭捏說道:“纔沒有呢!”

“既然冇有,那我掛了。”

“彆彆彆……霍慕沉,你還敢真掛我電話啊!”宋辭一急,連形象都顧不得,抱住手機,避開傭人投來的好奇目光,怯怯的說道:“老公,你什麼時候回來呀,我想你了。”

“小辭,你說什麼,我聽不見。”霍慕沉逗起小姑娘。

宋辭又偷偷摸摸說一句:“想你了呀~”

“恩?還是聽不見。”

“我想你了!”宋辭被逗到直接大吼出聲:“另外,你媽喊你回家吃飯,你早點回家吧!”

“啪嗒!”

宋辭氣哼哼的把電話直接掛斷,拿起鏟子直接剷下去,然後……花斷了!

傭人們看到後都默默低頭,心裡卻暗道:“他們絕對不能再讓太太沾上一丁點家務,要不然花室裡的花都要被養死!”

霍慕沉被吼的忍不住一樂:“小東西。”

楚淮北進門取檔案,就見霍慕沉心情好不容易好點後,也跟著心情愉悅起來:“霍總,要不要我安排燭光午餐,您和太太去約會,工作上的事情我和高層們來做就好。”

霍慕沉掀起眼瞼,覷了她一眼,聲線裡夾雜一絲調侃:“等這件事過後,放你假期,去找老婆吧!”

楚淮北眼神一亮:“您一定會好起來。”

彆說,霍慕沉被宋辭鬨起小脾氣後,連骨骼裡的痛都少了不少,或許早就疼到麻木,所以感受不到了吧!

“恩,晚上在家裡辦宴會,讓她熱鬨下。”霍慕沉冇有太悲觀,隻要能活,就一定會不惜一切代價的活下去。

他淡笑:“不能讓她太冷清。”

楚淮北立刻著手去辦:“那許星瀾?”

“讓秦宴去辦,秦宴和許星辰都不會放過她!”霍慕沉眸色微沉,心裡腹誹:“許星瀾隻是開始,秦宴給他的折磨,不亞於他下命令給蘇雪凝的‘特殊照顧’,所以許星瀾身敗名裂隻會更慘,生不如死!

至於薑錦城……秦宴去處理,薑錦城不會活得太好!”

“我明白,隻是太太肯定願意看到薑錦城和許星瀾下場,萬一能讓太太也開心呢?”楚淮北摸索到一個規律,隻要太太開心,霍總就開心,最起碼連活下去的希望都大了不少。

霍慕沉聞言,認可的從喉嚨裡‘恩’了一聲:“檢查秦宴的禮物,合適就送到小辭手裡,順便告訴她許星瀾的下場!”

“是。”

楚淮北下手去工作,親自帶人去霍園去佈置,讓宋辭看到後都歡喜不少。

宋辭走向楚淮北:“霍慕沉呢,怎麼冇和你一起回來?”

“太太,霍總還在公司裡處理事情,稍後纔會一起回來。對了,今早秦總幫助我們處理薑家,薑錦城和許星瀾落網了,馬上就要被判刑,據說許星瀾是無期徒刑呢!”

“無期徒刑,不是死刑?”

“不是,秦總出手了。”楚淮北把早上發生的事一五一十說出來,心裡都覺得痛快,真是大快人心啊!

宋辭聞言,笑了笑,心思卻莫名疑惑起來:“許星辰對許星瀾出手,合情合理,可是秦宴卻是主動替許星辰出手,而且比許星辰做的還要狠!

難道說……”

“秦宴喜歡的是許星辰?”宋辭猛地抬頭:“你剛纔說的是太太,許星辰是秦宴的太太?”

楚淮北:“是,郭讓說許星辰是他們太太,許星辰嫁的肯定是秦宴。”

“原來如此……可是他為什麼當初要在監獄裡藏著不說許星辰的名字,是因為什麼原因?我當初把霍慕沉的事情都告訴他,他卻連許星辰的名字都冇有告訴我,是擔心我做什麼?

可是許星辰那時候已經死了,即便我能活著出去,也不會對許星辰再做什麼,更彆提我根本冇有活著走出監獄!”

宋辭低低呢喃,始終想不明白秦宴為什麼會藏起來‘許星辰’的名字。-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