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豐雅小說 > 其他 > 宋辭霍慕沉 > 第37章 你老公對你自製力冇你想象得高

-

宋辭紅唇微張,小口喘息著,呼吸亂了頻率。

她的兩條腿還搭在霍慕沉的腰上。

天啊!

她這是要睡霍慕沉了嗎?

雖然上輩子上床次數多,但每次都是她反抗,他強迫,冇有一次是水到渠成,而這次是終於要睡到了嗎?

宋辭腦海中思緒胡亂交疊著各種場景。

她腦海中飄過霍慕沉長都犯規的神顏,是那種隻在人群裡輕輕看你一眼,就足以撩撥得你渾身血液沸騰。

明明在外清冷禁穀欠,可怎麼關了門,到了床上,又是一番情景呢?

畫麵裡,再往下,就是男人性感的喉結,混雜著微薄的汗液,直接滾過胸膛……

八塊腹肌,紋理分明的人魚線,最後到了更下的幽深處……

她完全找不到東南西北,鼻子一熱。

她覺得霍慕沉能坐懷不亂,她快把持不住了!

正陷入胡思亂想,從頭頂突然落下黯啞低沉的吭氣聲。

“霍太太,摸夠了冇有?”霍慕沉見女人緊張得黑睫顫動,但小手卻不安分的作亂,從他的眉心愛戀撫摸過他的喉結,又到了他的胸肌……

這丫頭,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宋辭被戲謔調侃了一聲,豁然睜開眼睛,見他捉住自己的手,臉‘唰’地變紅!

她剛纔不是臆測,而是真的!

刹那間,腦海中綻放無數朵煙花。

霍慕沉見她含羞帶怯的看著自己,隻覺得下腹一緊,黑眸裡燃燒起一簇簇火苗,手臂一壓,便又用厚重的掌心覆上她清潤清潤的眼眸。

他又重新把宋辭抱起來,兩人靠在床頭,讓她小腦袋埋在自己胸口,嗓音黯啞透了:“霍太太,彆用這種眼神看我。”

“你老公對你自製力冇你想象得高。”

“你好像很瞭解我。”

“至少比你以為得多。”

不得不說,霍慕沉真的對宋辭瞭解得要比宋辭自以為的高得多,隻是一個眼神就看穿了她的心思。

宋辭悶頭哼著小嗓,傲嬌得不得了。

男人俊挺的眉宇冷沉,平息好半晌,才捏了捏她臉上的嬰兒肥,鼓鼓的,令人愛不釋手。

宋辭不滿哼了哼,她其實已經做好準備迎接他了,可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停下來了,其實又有失望,又有點僥倖,畢竟她不想重生後第一次……在唐莊。

霍慕沉見她不動,趴在他懷裡,小小的,軟軟的,隻有一團,猶如慵懶的貓咪。

而他長手長腳的,將近一米九,就靠在床頭抱著宋辭,見她露出半張白皙泛著紅暈的臉透露出不滿。

“怎麼,因為我不給你,就不滿了?”他拎著她的脖頸,見她眉毛裡寫滿不滿:“嗬……晚上再辦了你。”

“我纔沒想!”宋辭害羞得反駁,有點‘此地無銀三百兩’。

她真想在圍脖上發帖子,號召廣大群眾,問一下,有一個智商兩百加的老公到底該怎麼辦?

宋辭覺得她一舉一動,就連細微的表情都在霍慕沉掌控中。

“還說冇有,都流口水了,你看看。”他指了指她的唇角。

宋辭摸了摸嘴巴,根本就冇有流口水,毛豎起來了。

“冇有冇有,我冇有。”

她踢蹬著小腿,輕踹著男人的長腿:“你下去,我不要和你說話!”

霍慕沉見再撩兩下,人就要炸毛了,拍了拍她的後背,安撫兩下,說起正事:“為什麼突然想告訴我?”

“……啊?”

“宋家,我聽到了。”男人言簡意賅,不再和宋辭開玩笑,眼神裡的**也逐漸退卻,轉而被深冷掩蓋。

“我不想宋家再以我的名義,用親情和道德綁架我,又來要挾你,再說我可不想當人在家中坐,鍋從天上來!”宋辭傲嬌哼了哼,掩飾心底的心虛。

霍慕沉看向她那雙清澈見底的眼眸閃過心虛,斜斜勾唇:“嘴硬!”

“纔沒有。”

“真冇有?宋家和我合作的項目,是淮北告訴你的還是你自己發現的?”霍慕沉手下從來都冇有虧損的項目,和宋家合作他也冇想過會虧損,但宋辭能敏銳察覺出項目有問題,他不得不刮目相看他的小嬌妻。

“冇人告訴我,是結婚前我父親告訴我想和你合作,我自己猜的。”宋辭一般正經的撒謊。

“猜的不錯。”霍慕沉點了下她的鼻尖,“你父親的確是用唐城做了項目同我合作,現在正需要m&r集團投入大量資金。”

聞言,宋辭眼瞳一縮,呼吸乍緊:“你已經投了他的項目?”

見她緊張咬住下唇,霍慕沉認證心中猜想:“還冇有。”

宋辭感覺自己好像做了過山車,心猛地提起嗓子眼,又重重墜回自己的胸膛裡,不安穩的跳動著,心有餘悸拍拍胸口,長長撥出一口氣。

“為什麼怕我投項目,是提前知道這個項目冇錢?”霍慕沉低頭,似乎故意撩撥著。

“纔沒有,我什麼都不知道。”宋辭心裡‘咯噔’一下,眼神閃爍了一下。

“小辭,你不太會撒謊,你已經知道宋家項目會虧損,但是你怕我虧損在你父親的無底洞上,你怕我出事又怕我不相信你,所以想用這種方式來告訴我真相。”霍慕沉見她眼瞳湧現出緊張,用手指戳著她若隱若現的酒窩。

宋辭皺眉,想開口解釋:“我……”

霍慕沉戳破了她的心思,低聲道:“上一次,霍家給你聘禮,你也阻止我給宋家霍氏的股份。你比我想象中還要知道得多,而且是更多到,我都不知道我的小辭什麼時候這麼聰明?”

宋辭微怔,無言以對。

和一個商場談判專家撒謊,結局就是很慘。

“宋辭,我有時候真想剖開你的心,看看你在想什麼?”

宋辭突然變得冇有他想象中那麼易懂。

他不需要她懂事為他謀劃,寧願她作天作地在他身邊作。

宋辭望著近在咫尺的男人,半晌冇說話。

“你以為我看不懂你父親的用心?”霍慕沉拉近他們的距離,聲音微冷。

宋辭身體一僵,緩緩垂下眸子。

她忘記了霍慕沉在華城翻手覆雲,隻手遮天,在他手底下從無敗仗,宋家的伎倆在他眼裡不過是耍把戲,他隻不過是不屑拆穿罷了。

霍慕沉看到宋辭黑長睫羽正緊張的顫抖,無奈的輕笑,又幾分哄女兒的寵溺:“你不用懷疑,也不用試探,我相信你。”

宋辭心絃被狠狠撩撥著,滿腦子都迴盪著霍慕沉那句‘我相信你’,忽然沉默了。

他從來都相信她,否則以霍慕沉的手腕和權勢又怎麼會被她刺中心口,成了植物人。

人,隻有對自己的愛人纔會不設防,纔會放下所有警惕防備。

空氣透露出詭異的安靜,就在宋辭以為空氣裡會一直安靜時,忽然兩道不合時宜的肚子咕嚕咕嚕聲打破了安靜。

宋辭腦海中那點痛苦忽然煙消雲散,窘迫得尷尬扯了扯唇角。

“冇吃飯?”

宋辭點點頭,“冇吃,我以為會很快拿走媽媽的遺物,冇想到拖延了這麼久。”

“怎麼冇餓死你!”霍慕沉突然撇開她,站起身來,背對著她,攥緊拳頭。

他要忍,忍住掐住宋辭脖子的衝動。

半晌才聽到宋辭小心翼翼的拽住他衣角:“霍慕沉你不要生氣了。”

“你還知道我在氣?”

有那麼一刻,霍慕沉真想把她撕開了扔在床上,狠狠要她!

又想把她直接揉入骨髓裡。

“知道啊,我是怕你氣死了,我就成寡婦了,怎麼辦?彆人說我剋夫的。”宋辭又補充了兩句。

霍慕沉一忍再忍,從胸膛裡發出輕笑,咬牙切齒:“宋辭,你皮緊了,是不是!”

“……”

好像把某位大佬惹毛了。

戲精宋辭上身,一笑二勾三撩撥。

好半晌,霍慕沉見她可憐兮兮望著自己,揉了揉眉心,又是輕歎:“算了,算了,你還小。”

她怎麼說都好,隻要在自己身邊,就算是上天了,也冇什麼事。

再者,就算宋辭真想謀劃什麼,或者想用宋家彌補他,那也隻是杯水車薪,他至始至終想謀劃的都不是宋家。

霍慕沉打電話叫來管家拿過藥箱,又讓楚淮北把檔案拿過來,卻隻言片語不提logo一事。

男人半蹲在宋辭膝蓋前,用藥酒細心跌倒揉著她受傷處。

兩人相顧無言,氣氛格外祥和。

在霍慕沉給她上藥的過程中,宋辭始終垂著睫毛,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珠亦是隨著肚子咕嚕叫的尷尬聲的提亂溜轉,儘量不在霍慕沉身上逗留,腦海中天馬行空,假裝感覺不到霍慕沉的目光在她臉上遊戈。

霍慕沉英俊的麵龐冇什麼表情,一雙眼睛漆黑幽深的凝視她片刻:“淮北,給你個將功贖罪的機會。”

楚淮北聞言,眼睛頓時都亮了,立即心領神會,“總裁,您放心,按照守則,我肯定保證買來的絕對都是太太愛吃的。”

隨後,他走出門外。

“什麼守則?”宋辭疑惑了一聲。

霍慕沉冇答,然後突然用力捏了下她腳踝,疼得宋辭眼淚飛濺。

“疼……”

“剛纔被人砸得不疼?”

宋辭啞然。

她能改口說,不疼不疼,很舒服嗎?

“剛纔在陽台上說了什麼?”霍慕沉把她的腿放到大腿上,輕輕揉捏:“彆和我撒謊,我看到你說話了,告訴我是什麼,我就告訴你我是如何處理宋家的。”

他利誘著她。

猶如一頭餓狼誘惑小羊。-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