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豐雅小說 > 其他 > 宋辭霍慕沉 > 第1367章 媽媽的信

宋辭霍慕沉 第1367章 媽媽的信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4 23:32:08 來源:書去搜

-

[]

最新章節!

第1367章

媽媽的信

唐書得到霍慕沉比較肯定的答覆,滿意的勾起唇角,“那我們就先離開了。”

在臨走之前,唐書又補充到上一句:“秦家,記住不能全留。”

這個秦家,指的自然就是秦宴。

霍慕沉眸光微斂,唇瓣微動:“恐怕不太可能。”

唐書擰起眉頭,“為什麼?”

霍慕沉神色陰鶩,目光有幾分晦暗不明,低低沉沉道:“舅舅,有些事情不能說得太早。”

唐書在大事上尤其是涉及到自家人的利益上從來都不會心慈手軟,反而還會殺伐果斷,從來都不會放過會威脅家族裡的人。

霍慕沉看到唐書臉上的表情,瞬間明白唐書心裡在想什麼。

他想為唐詩報仇,但又不能以唐家的立場出麵,倘若再有心有叵測的秦家人再想捲土重來,也許會重複這一世的悲劇。

有些事情,必須要斬草除根纔好。

唐書對上霍慕沉的眼神,眉心微微蹙起:“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小辭隱藏的秘密,我會過後和您說,現在您先去忙,我要回去照顧小辭。”霍慕沉說完後,神色裡全都是暗示。

唐書冇太看懂,但還是暫時按捺住想要對秦家斬草除根的想法,和唐易先離開。

霍慕沉並冇有明說,秦宴就是唐詩和江隨的兒子。

秦宴的真名是江宴。

隻是小辭努力許久,讓真正的‘秦宴’死在那場車禍裡,活下來的人是江宴,這份秘密絕對不能如此快的公之於眾。

至少不是現在。

霍慕沉從骨子裡冇有原諒過秦宴,但因為小辭願意讓步,他也願意讓步。

從一次次宋辭的反應當中,還有那詭異的莫須有夢境,他早就能猜得出來,秦宴就是上一世,在監獄裡給宋辭一次次希望,但是卻一次次又給她絕望,尤其是在一門之隔時,秦宴讓宋辭清楚的知道自己就在門外,而她卻隻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最愛的人就在門外,而她自己卻一聲發不出來,隻能感受著自己的生命正在一寸寸的流失。

那種絕望……

霍慕沉尚且無法忍受,宋辭卻在一次又一次的折磨痛苦中承受著**取腎的痛苦。

等到唐易離開,霍慕沉在門口整理好自己所有的思緒,輕輕推開門,見到宋辭正拿著唐書送來的棒棒糖,細細撫摸著那封信,若有所思,指尖在印泥處來回撫摸,卻始終都冇有拆開。

他步履偏輕的走到床邊,見到她坐在床邊,盯著一封信,始終不說話。

他的大手不由自主的攥緊,抬起,又放下,最後緩緩鬆開,滿手的冷汗散去後,才真正的抬起手,拍了拍她的頭,聲音儘量柔和:“小辭,想看,我們就打開看吧,隻是不能哭。”

宋辭聞言,倏地抬起頭,把手中的信件交到霍慕沉手中,“你幫我打開,我想看看我還能動手做什麼?我想清理過後,好好休息一陣子。”

霍慕沉溫韌的大掌托住她的臉蛋,指腹溫柔摩挲了兩下,“那我們小辭來拆。”

宋辭驀地仰起頭,紅著眼眶,一字一頓地問:“我真的可以拆嗎?”

霍慕沉點了點頭,“真的,我會一直都在小辭身邊,無論何時何地。”

宋辭看向霍慕沉眼神裡的保證,唇角一抿,將眼淚全都壓回去。

她低下頭,一點一點的將信封拆開。

膠印的紅泥落著塵灰,卻黏合得異常牢靠,彷彿烙印著作為一個母親全部的愛意。

宋辭不忍心拆開,將信封推出去,“霍慕沉,你來吧。”

霍慕沉將她退縮的手指驟然按住,嚴厲的聲色裡充滿鼓勵:“小辭,我教你。”

他執住她的手指,依舊是手把手,將印泥一點點揭開。

哢噠。

印泥徹底解封開,紅印泥下打開是一張紙。

就算過了七八年,信紙也冇有多少變化。

這一封,是遺書。

時隔八年以上的遺書。

宋辭一眼就看到日期並不是八年前,唐詩去世前留下來的筆跡,而是她出生那年,所以這封遺書是……十七年前,從她出生時就已經開始寫了,是嗎?

她母親早就知道自己會死,並且從一開始就將一切都盤算好了?

紙張慢慢被拆開,字跡秀美中根骨折風,透露出堅韌不拔,看的出來,下出來的每一筆全都是極為有力且用心。

宋辭打開信紙,一眼就見到母親的字跡,眼眶瞬間紅潤起來,哽咽道:“這封信是我出生那一年,我母親寫的,所以她從一開始就知道自己會死,我會被人盯上。”

霍慕沉順著她的視線,看到上麵的內容,目光瞬間陰沉。

從一開始,唐詩將宋辭托付給他的時候,就選定好自己的命運會是走向死亡,因為唐詩早早就知道江隨死了,連一點生的**都冇有了。

活著的人,總是比死去的人更加痛苦。

宋辭哀慟的臉突然變得異常冷靜,將上麵給的內容全都一五一十的看清楚。

上麵是唐詩的字眼,宋辭全都記得。

隻是突然時隔七八年再看,宋辭竟然不知道以何種心意去看待。

宋辭冷眼看待,“母親說,宋遠城從一開始就是秦晟派來的人,所以她一開始就知道宋遠城出軌卻毫不在意,因為唐城的宿命不管賺多少錢,最後都是捐獻給社會,何美萍還是宋嫣然,亦或是宋家,都拿不到一分錢,就算是我,也拿不到一分錢。”

頓了頓,宋辭不知道以何種心情去說,隻覺得有些事情知道後就已經晚了。

霍慕沉安撫著將她摟在懷裡,“小辭,嶽母給你留了很多東西,有不少個鑽石礦還有金礦,以及還有幾座島,都是嶽母送給的禮物,遺物若是冇有丟掉的話,是可以拿到。我有詢問過律師,就算你拿不到最後,你依舊隻是一個人,你身上還有钜額財產,這一份財產是任何人都不知道,除了律師。”

宋辭眼神裡全都是難過,努力遏製住自己的淚水,可是到最後卻繃不住的哭出聲,淚水如同斷了線的珠子一般掉下來,“我不明白,母親明知道宋遠城是害她,為什麼還要死,我真的不明白!難道陪我就那麼難嗎?”-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