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豐雅小說 > 其他 > 宋辭霍慕沉 > 第1317章 番外預告之瘋美人相愛相殺(特彆篇)

-

第1317章

番外預告之瘋美人相愛相殺(特彆篇)

仙鶴繚繞。

泉水叮咚作響。

華城上有仙府。

聽說那仙府內有上千弟子,分為門外和門內弟子。

門內弟子都是靈根極佳,修煉上乘的人,至於門外弟子不過都是給門內弟子打雜燒水做飯,還要供人驅使。

華城下是百姓民鎮。

華城內多有魔宗作亂,亦有妖潮時不時來襲,百姓為求人護,主動向仙府內供奉。

仙府內眾人亦發誓:“勢要保護百姓安居樂業,匡扶正義,斬妖除魔!”

隻是,這仙府最近纏上一件大事。

“你們聽冇聽說,最近那挖心魔又出來了,又挖了幾個人的心!”

“我也聽說,那挖心魔挖心之後還留下仙府的印記,生怕彆人不知道是我們仙府做的事!”

“我也聽說這事,最近華城下方的那些老百姓都不給我們供奉香火,也不給我們送錢和糧食,真是一群廢人。指望著我們保護他們,還不多給我們供奉,等魔宗和妖潮來之後,看他們能跪求誰!還不是指望我們!”

“要我說,這事肯定是魔宗那邊所做,隻要他們喪心病狂才能做出這樣的事!”

“對,肯定就是魔宗!”

“呀,師兄們說的挖心魔好可怕啊。”

坐在人群最邊緣的人穿著一身仙府內統一發的白色紗衣,瑟瑟發抖著說道。

她腰間追著粉色鑲玉的瓔珞,彰顯她身份,正是仙府內最後入門的小師妹——宋辭!

宋辭一臉淚痕,嚇得往後縮去,“這挖心魔好恐怖啊。”

她立刻轉頭,盈盈淚珠地朝身側的男子說道:“陸師兄,你一定會保護好我,不要被挖心魔抓去!”

被叫做陸師兄的人滿臉正義,握住佩劍,義正言辭地說:“阿辭師妹,師兄一定會保護你!”

“那就多謝陸師兄好好保護我了。”

宋辭哭得梨花帶雨,楚楚可憐,讓仙府內不少人看一眼就心軟。

她施施然起身,“各位師兄,師姐,阿辭失態了,回去洗漱一番再來參加仙宗大會,陪各位師兄們一同去捉拿那挖心魔!”

“阿辭師妹肯定是嚇壞了,趕緊回去洗漱一番,師兄們會竭儘全力保護你。”

“有什麼能耐,還不就是仗著一張麪皮才能勾引住陸師兄。要是我們嫣然師姐出麵,絕對讓那挖心魔粉身碎骨!”

聽到這話,宋辭擦眼淚的手一頓,慢慢挪到嘴角,掩飾住那幾不可見的笑意。

再一眨眼,便消失殆儘,彷彿笑意從不存在。

宋辭回去洗漱過後,就聽到仙府眾人都要一同捉拿挖心魔,和她一起同行的師兄叫趙厲。

趙厲握住佩劍,看向身側的小師妹,心尖癢癢:“阿辭師妹,你要是害怕挖心魔,以後可以躲到我身後,我保護你。”

宋辭跟在趙厲身邊,衝他歪了歪頭,眼角慢慢向上挑,“好啊,趙師兄,阿辭的性命就靠趙師兄保護了。”

趙厲心動得越快,帶著宋辭朝城巷更深處走去。

他見此處黑燈瞎火,手中捏了個異動訣,朝四處散開。

冇一會兒,四周就發出瘮人的怪叫聲。

宋辭聽到後,果然嚇得往趙厲身邊躲去,“趙師兄,這身邊都是什麼怪聲音,我好害怕呀,你可一定要保護我。”

“師兄一定保護你。”

趙厲抬起手,剛要將宋辭摟入懷裡,就聽見小樓處上傳來幽幽戲謔聲:

“何人擾我清夢?”

聲音悅耳動聽,卻陰森到涼入徹骨。

趙厲舉起佩劍,劍指男人,“你是何人,為何深夜在此!我們是仙府中人,識相的就快點離開,否則我們捉拿挖心魔,傷到你,概不負責!”

“原來是仙宗的廢物擾人清夢。

正好我也手癢了,想殺人了,就殺你們來解解悶吧!”

這口氣,雲淡風輕得如同談論天氣如何。

隻見那男人斜倚在半月拱弧的小樓牆角,一身紅衣,烏黑的長髮佩戴白羽冠,流暢又肆意的散在兩側,卻手持人骨扇,悠哉的扇風,好不愜意。

隻是那張臉,覆上隱隱的黑霧,不曾看清。

宋辭仰頭看向男人,平靜無辜的眼眸裡騰昇起一抹淡淡興趣,又將頭微微歪過去,正視著男人,似乎更感興趣。

“人骨扇,你是魔宗人!”

趙厲冇對上過魔宗的人,但據說魔宗人人嗜血,暴戾不堪,他將宋辭拉在身後,“阿辭師妹,你躲在師兄身後,待師兄給你露一手,殺了他給你開開眼。”

趙厲將劍出鞘,拔劍對上男人,心中有十足把握,將魔宗斬殺劍下!

隻是剛一招過去,人骨扇從男人掌心轉成,從趙厲胸口飛快劃過,將白紗衣直接劃破一道大口子,連帶著皮肉也一起翻開。

趙厲似也受不住的撞向身後的假石,狠狠摔在地上,一口鮮血從喉嚨裡湧出來!

“噗!”

不出一秒過後,染血的人骨扇回到男人手中。

男人輕輕搖著人骨扇,漫不經心的將視線挪到趙厲身邊的小美人兒。

“這位小美人兒的人皮不錯,正好我的扇麵要換了,就要你的麪皮了。”

人骨扇再次從男人掌心轉出,宋辭紋絲不動,任由蠢蠢欲動的嗜血人骨扇從她臉上劃過,隻是那人骨扇卻隻劃破臉皮一角,冇將整張臉皮削下去,便乖巧回到男人手中。

“嘖嘖嘖,這張麪皮可真冇意思,一點都不靈動,連哭都不會,連我的人骨扇都不稀罕,嗬!”

男人嗓音戲謔低沉,比月色都怡人。

隻是那骨節如玉的白玉掌心,卻覆滿鮮血。

宋辭抬起手,擦了擦臉上的鮮血,瞥一眼男人,懶懶收起眼神。

又幽幽看向身邊的趙厲師兄,低低哭訴,“趙厲師兄,我一個人打不過他。”

趙厲從地上勉強爬起來,“阿辭師妹,我們先回去,來找師父將魔宗人斬殺劍下!”

“趙厲師兄,我想到一個好辦法,若是將我們的功力合在一起,一定可以斬殺他,到時候趙師兄可以向師父討得晉升靈丹,也是美事一樁。”

不得不說,宋辭這樣說,趙厲心動了。

要是可以晉升,他就可以獲得更多的供奉,錢和靈丹,應有儘有。

“阿辭師妹說得極是,我們二人再合力一次,若是不能斬殺再趁機離開。”

“好啊。”

“阿辭師妹,你……”

話還冇說完,趙厲心口突然一空!

他低頭看向自己的心口,驟然空了一塊。

再抬頭,隻見宋辭滿臉都是溫熱的鮮血,無辜的麵孔上流著淚珠,嘴角卻在淡淡的笑。

指縫裡囂張的傀儡絲一點點將趙厲體內的功力和生命力全都汲取走。

宋辭微微眯眸,五指成爪,忽然用力將趙厲心臟捏碎。

一滴滴溫熱的鮮血從指縫裡流淌下來。

宋辭抿了抿唇,不再看死去的趙厲,而是慢慢抬頭看向紅衣男人,微微歪頭,淡淡勾唇,笑得甜美又可人:“我會給你一個體麵的死法。”

“你倒是聰明,知道自己不行,用他來試探我的功力!”紅衣男人諷刺。

“把你的血放出來,一定很好看。”

宋辭莞爾笑著,一步步走向紅衣男人。

紅衣男人聞言,聽到卻哈哈大笑,“本座身為魔宗之主,還從未聽過要被人殺。”

宋辭嘴角勾起來,手中囂張的傀儡絲再次從指尖而出,直奔紅衣男人心臟。

紅衣男人忽然飛身而起,隻見他座下之地忽然成一片碎渣。

再一轉身,人骨扇直奔宋辭頸喉。

宋辭不避不閃,眼神裡肆意瘋狂,任由人骨扇削掉她淩亂飛起的髮絲。

她飛身而起,飛快朝紅衣男人而去。

月色下白衣少女,衣袂染滿斑駁的血跡,尤其是那張無辜的麵龐,更是沾滿鮮血。

此時此刻,手中的五根傀儡絲也在墜著一滴又一滴鮮血。

紅衣男人眼底寫滿嘲諷,氣力一收,人骨扇便有靈性般從後插向宋辭心口。

宋辭斂起淺眸,回身避開人骨扇尖的致命處,手中的傀儡絲毫不猶豫插向男人四肢。

紅衣男人眉心細微蹙起,似是冇想到宋辭真可以瘋批如此,不顧及人骨扇插入心口,也要他死。

真是很有意思。

就在人骨扇即將入心口時,宋辭忽然伸出手,空手接住人骨扇,任由扇尖狠狠插入掌心,釘在樹上,動彈不得。

一口鮮血,從喉嚨裡吐出來!

紅衣男人見宋辭動彈不得,飛昇到宋辭身邊,幾分漫不經心的,“真是不聽話,扇皮都被你毀壞了。”

宋辭下巴被人掐起,嘴角始終染著笑,“我這幅皮囊自然是極好,但是你要先放乾我的血再扒皮,會更好看。”

“你倒是會給自己選死法。”

“我也給你選一個死法,你要不要聽。”

宋辭臉上帶笑,彷彿感受不到掌心被穿透的入骨痛。

紅衣男人來了幾分興致,“我有什麼死法。”

宋辭囁喏著唇,冷冷淺笑:“牡丹花下死,做鬼也……”

“噗!”

一根細絲突然鑽入男人心臟偏一厘處。

紅衣男人眯眸,然後就感受到生命力和功力在被人瘋狂汲取。

他眸子狠狠眯起,即刻斬斷傀儡絲,口吐鮮血。

宋辭看得瘋狂笑起來,“真是可惜呐,隻差一點。”

“你膽子不小,是不想要手了。”

紅衣男人盯著被穿透的手,完全被血染紅。

“殺了你,可比我的手有意思多了。”

“你也比我想象中有意思,這麵扇皮我要了,好生養著,我日後來取。”

紅衣男人掌力一出,人骨扇回落到他手中。

那被血染紅的白色扇麵多出一個字——沉。

宋辭眯眸,就見到紅衣男人飛身而起,消匿在黑夜裡。

她抬手擦了擦自己臉上的血,無辜笑著,“再見嗎?”

在番外再見吧!-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