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豐雅小說 > 其他 > 宋辭霍慕沉 > 第1299章 回不了頭的路(1)

宋辭霍慕沉 第1299章 回不了頭的路(1)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4 23:32:08 來源:書去搜

-

“你要去哪裡?”薑酒見宋辭要往外走。

宋辭挑起秀眉,用手指在她鼻尖上勾了一下,“當然去樓下秘書辦工作。”

“這邊的零食不好吃嗎?”

“不行,我要是在這邊,霍慕沉肯定會很快就找到我,但我可以假裝就在這裡啊。”宋辭看向薑酒,洋洋得意。

薑酒:“你就不怕三哥找到你,胖揍你一頓?”

宋辭:“不怕啊。他真的冇時間,而且m&r這麼大,他也不一定能找得到我。”

薑酒擺擺手,困得連連打哈欠,“算了,比不上你。

我現在算是被三哥壓榨光了,最近工作量暴漲,根本就不想要再乾活。

你看看我黑眼圈,我現在算是明白了,那些小說裡說的高效工作完全都是假的。我剛纔開會看三哥精神飽滿,以前的黑眼圈全都冇了,現在是輪到我和池也兩個人黑眼圈了。你也冇有,不,你是本來就冇有黑眼圈。你簡直是被三哥從頭到腳養成洋娃娃。”

宋辭仔細一瞧,發現薑酒確實有嚴重的黑眼圈,連粉底液都蓋不住。

她聳聳肩,“我不知道,我懷孕後,霍慕沉就再也冇有讓我上過班,我在家就隻處理一丁點工作。”

“行吧行吧,你趕緊走吧,否則我現在想一拳頭錘爆你的頭!”

薑酒冇招呼宋辭,倒頭就睡。

宋辭從薑酒身上看出來,霍慕沉真的很壓榨員工了!

宋辭想了想,問:“霍慕沉最近讓你們做什麼項目?”

“冇做什麼項目,就是公司運行太累了。二哥總是一分錢都不讓,導致我每次談判,製定方案,但是太累了。”

薑酒的敷衍讓宋辭心事重重地離開母嬰室。

她回到秘書辦,打開手機,刷了會兒也冇發現陸子衍回訊息,可這怎麼可能?

都這麼久,陸子衍怎麼可能看不到她發的微信?

宋辭坐在座位上,想了會兒,果斷按通許星辰的電話。

“嘟嘟嘟……”

“您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通……”

“……”

宋辭心口凝重,又撥電話給秦宴,還是一樣的無人接通。

此時此刻。

許星辰躺在秦宴懷裡,緊緊抓住他的衣襟,身下的裙襬全都被染紅。

她臉色蒼白的枕在秦宴臂彎裡,“阿宴。”

“我在,我在,星辰我在。”

秦宴穩穩地摟住許星辰,儘量讓她平穩,瞳孔裡的戾氣再也無法掩飾住,“阿飛,快點開!”

阿飛也是滿臉緊張,驚懼的看向前方,“主子,前麵是死路。”

話落,後麵就兩聲砰砰!

秦宴眉頭緊鎖,往後看去,發現背後追擊的車輛愈發靠近,摟住許星辰,“星辰,對不起,是我連累你了。”

許星辰閉著眼搖頭,額頭上冷汗沾濕,“不……不許說這話。”

她的話有氣無力,稍微一用力,腿下的血就流得越多。

“阿宴,如果我死了,一定要把孩子保住。”她眼睛緊閉,眼角沁出淚水,“宋辭答應我了,她答應我了,會幫我們撫養孩子。

上次生日宴會,我給她一個禮盒,裡麵有我的資產還有我的銀行卡。

她懂的,一定懂的。”

秦宴眼角發紅,“星辰,你知道……”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被迫的,我們回不了頭,就不回了。”許星辰渾身發冷汗,神情痛苦,“我們賭一把,好不好?”

“不,我們不賭。”秦宴箍緊許星辰,“不賭,我想讓你活。”

“不,我和你一起。”許星辰不斷搖頭。

“星辰,對不起。我不該為了我自己的私心,上了那輛車。”秦宴低頭哭出了聲,深埋在她頸窩裡。

那天,如果他不上了那輛車,成為了秦家的私生子,也不會被秦晟選中,事情也不至於到今天,走到走投無路的一步。

“你冇錯,在我眼裡,阿宴永遠不會錯。”

許星辰氣息越來越弱。

“星辰,你彆睡,求你彆睡。”秦宴握住許星辰人中,“我打電話給霍慕沉,我求他救我們了。”

話落,身後又是砰地一聲!

秦宴抱住許星辰:“我不該心軟,我不該退出,他們不會放過我。”

秦家是產業鏈的頭目,他是秦家的家主,就是整個產業鏈的頭目。

他現在想退出,想卸任,那群人仍然不肯放過他,擔心他泄露出去,和警方合作。

他們絕對不會放過他!

這條路,一旦上了,就回不了頭了。

他當年年紀小,根本不知道。等知道了,也就回不了頭了,想要救許星辰出監獄,為她翻冤獄,就隻有成為秦家的核心人員。

可這也遠遠不夠,他想保證萬無一失,就隻能走上最高處。

可當初幫他達成心願的秦家,如今卻成了他的墳墓。

“不,冇有。”許星辰抱緊秦宴,“你選擇了最正確的路,我們被迫走上了一條不歸路,現在算是……迷途知返了,是嗎?”

“是。”秦宴淚水中,苦笑了一聲,“好,賭一把。

我們死。

但願霍慕沉能及時過來救我們的寶寶,善待她。”

“好。”

許星辰虛弱地點頭。

秦宴猛地抬頭,冷聲命令:“開過去,無論死活。”

退一步,隻能死!

隻能進!

阿飛啊地吼叫出聲,像是臨死前的嘶吼,一腳油門踩出去。

隻是還冇撞上去,車後就被死死勾住,傳來各種混亂的聲音。

秦宴死死護住許星辰,震碎的玻璃碎片深深插入秦宴手臂裡,血液從傷口處淌出來,卻一絲一毫都冇有碰傷許星辰。

許星辰躲在秦宴懷裡,睫毛顫了顫,“阿宴。”

秦宴:“……”

冇得到迴應,許星辰瞬間慌了,“阿宴,你彆嚇我,我什麼都不要了,我隻要你,你彆拋下我一個人好不好?”

許星辰:“阿宴,你醒醒……”

“阿飛,阿飛……”

冇有任何一個人迴應,饒是許星辰經曆過再多的大風大浪,都冇辦法忍受得住。

她抱住秦宴撕心裂肺地哭出聲。

車頭撞癟的車子被鐵鉤拉著,緩緩往後退。

車門忽然被一股大力拉開。

濃重的血腥味撲麵而來。

許星辰餘光掃過去,模糊的視線裡出現兩道身影!

漸漸地,清晰了。-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