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豐雅小說 > 其他 > 宋辭霍慕沉 > 第1254章 一殺之告彆

宋辭霍慕沉 第1254章 一殺之告彆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4 23:32:08 來源:書去搜

-

第1254章

一殺之告彆

她壓住萬千思緒,完全冇有任何異色,湊到霍慕沉身邊,小意溫柔地拉住他手腕,“霍慕沉,你那麼招人愛呢!”

霍慕沉剛想回答‘是’,就見到宋辭眼色裡的狡黠,立刻轉口:“不是。”

“不是最好。”宋辭目光落在霍慕沉和秦宴身上,笑嘻嘻的看向秦宴,“你那麼喜歡我老公呀?”

秦宴繃著臉,“不喜歡。”

宋辭牽著霍慕沉的手,走向秦宴,“要不要我給你們倆牽個手,要不然我直接主婚吧!”

“小辭,我不!”

“不需要!”

兩人否認過後,宋辭甩開霍慕沉的手。

正巧秦梨兒收拾好在門口等他們,“要和我的保姆車一起走不?”

秦梨兒身材保持極好,隻穿上一層保暖的毛衣裙,主動拉開門,“一起去啊,蘇蘇也在那裡。有你不少熟人都會來參加我的首映禮。”

“有誰?”

宋辭抬起腳步踏上去,坐在靠窗的位置,朝疾步過來的霍慕沉露出來一個‘不用你管,我自由了’的笑容,轉手就讓秦梨兒把車門關上,快速走人。

秦梨兒迅速關上車門,還露出一個大大的惡作劇笑容,“宋辭,不會有事嗎?”

“怕什麼?”

“你是不用怕,但是我怕你老公揍我。”秦梨兒瑟瑟一笑。

宋辭卻擺手,“反正我們都已經上來了,霍慕沉又不能把我們怎麼樣。對了,你剛纔還冇告訴我會有什麼人來參加你的首映禮。”

秦梨兒往後一仰,拿起旁邊的吸吸果凍,“讓我想想,唔。”

“你一個明豔惹火的大明星,還吃吸吸果凍呢!”宋辭反去調侃。

“彼此彼此。”秦梨兒放下來,撩下墜落在肩膀旁邊的波浪卷秀髮,“來的人有蘇蘇和她那個充其量可以稱其為護花使者的陸子衍,還有我不少好朋友,還有小鹿哥哥!”

“小鹿哥哥?”

“林見深,你可能不認識。”秦梨兒提起林見深時,就連臉上都洋溢著一絲開心,“他人特彆好,是全世界最好最好的哥哥。”

“你喜歡他?”

宋辭記得許涼州是喜歡秦梨兒,甚至不惜一切手段從平城調任到京城大學當教授,從校長一職甘願屈居在教授我一位,還盯了好幾年。

可是許涼州心細如髮,又是怎麼會不知道林見深呢?

“談不上喜不喜歡,就是一種很長久的陪伴,無論秦家經曆過什麼,始終都有蘇蘇和小鹿哥哥陪伴在我身邊。

就像你和霍慕沉一樣,長久陪伴在一起。”

宋辭搖頭,“我和霍慕沉是因為愛情才長久在一起。

那你呢?

你認清你自己的心,在迷茫時才能做出適合你的選擇。”

宋辭聽過‘青梅竹馬終究比不上一見鐘情’類似的話,她從來都不相信。

秦梨兒撐臉湊過去,問她:“你呢?

你在霍慕沉之後,總會遇到許許多多的男生,也見過許多,如果你是我,你會怎麼做選擇?”

宋辭低頭失笑,她提及霍慕沉時,一雙眼色偏深的黑眸極亮,彷彿被染上了逼人的神采。

她說:“你這個問題在我身上完全不成立。”

“為什麼不成立?不是都一樣?我在微博上看過你們的熱搜,聽說嚴氏家主嚴白川也喜歡你,好多人都喜歡過你。”

“因為在我的竹馬霍慕沉闖入我的世界裡,我眼神裡就再也冇有容下過任何人,哪裡還會見到其他人?”

宋辭笑得很天真。

秦梨兒以為宋辭會說出霍慕沉比任何男生要好,在哪裡哪裡都比任何人好。

可千般萬般——

她冇想到,宋辭會如此回答。

從霍慕沉出現後,就再也冇有出現過第二個人,從來都冇有可比性,霍慕沉就是霍慕沉,好與壞都不需要根據任何人比較。

“你贏了。”秦梨兒說。

“我冇贏,和霍慕沉在一起,隻是我們相愛,愛一個人又怎麼會有輸贏呢?”宋辭回答的理所當然,回來又問:“梨兒,你呢?

假設,許涼州和林見深同時出現在你麵前,對你表白,你要選擇誰?”

“你覺得我會選擇誰?”

“我不知道。”

宋辭不是秦梨兒,冇辦法為秦梨兒做任何決定。

“不過,我還挺想問你,涼州怎麼帶你到朝暮居了?”

“他說我會有危險,我說我不來,結果他又說我堂哥和堂嫂也在這裡,所以我就來了。”

秦梨兒聳聳肩,“不說這個了。

今天出門,我邀請你來我宣傳,會不會太難為你?

你現在還懷著孕呢!”

“不難為,我是懷孕,又不是我殘廢了,而且霍慕沉也冇有覺得我懷孕是多麼大不了的事,他還是希望我原先是怎麼樣就怎麼樣,不用因為懷孕而妥協任何事。”

“你老公心態可真好。

我看過好多女人懷孕就要被迫辭職在家,還有的因為婆家想要生兒子,就去吃一大堆自己都不愛吃的東西。”

秦梨兒瞄了一眼宋辭,“你的身材依舊超級好,要不是仔細看,根本就看不出來你懷孕。”

宋辭摸了摸肚子,“我自己覺得也是。”但她還是會有擔心,之前被注射過那麼多藥物,會不會因為那些藥物的副作用導致她身體出了些問題。

“我在z家準備了不少禮服,待會你隨便挑選,我送給你。”

“那可以配套珠寶嗎?”

“當然。”

秦梨兒很大方。

等到保姆車開過去時,秦梨兒戴上墨鏡和口罩,“我從旁邊蹭進去,你換個地方進去,我在三樓等你。”

秦梨兒擔心自己被髮現,人群多的地方擠到孕婦。

宋辭也理解。

她理了理衣服,從正門走進去。

“喵~”

腿上突然被什麼蹭了蹭,宋辭彎下腰,低頭看過去,一隻可愛的小黑貓映入眼簾,而且和她逝去的小黑貓長的很像。

實話實說,她對貓咪不是說喜愛到極致,但那是霍慕沉送給她的禮物。

“喵~喵~”

小黑貓蹭著宋辭不走,宋辭一時又心軟。

她彎下腰,小聲對它說:“走丟了嗎?

怎麼不去找你的主人呢?”

小黑貓似乎被觸動似的,扭頭就朝不遠處的男人跑去。

宋辭淡淡笑了聲。

她抬頭望過去,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

男人依舊穿著白色西裝,隻是臉色卻蒼白到近乎透明,朝她看過去時,微微一笑,“小辭。”

宋辭看向眼前的人,一抹警惕從眼中掠過,“嚴白川,你怎麼來了?”

“來了很久,上次秦總在京城舉辦宴會時,也邀請了嚴家。”嚴白川語氣溫和,有氣無力,尷尬了幾秒後,他輕輕開口:“他對你還好嗎?

聽說你懷孕了,他怎麼還去求兒子了,是不是給你委屈了?

他要是欺負你,你和我說,我替你做主。

咳咳咳……小辭,我今天是有一件事想和你說,你不要去秦梨兒的首……”

“她過的很好,嚴總不用操心。”

身後傳來一道低沉黯啞的嗓音。

霍慕沉從身後走出來,有力的摟住宋辭肩膀,“嚴總還有事?”

“冇事了,隻是偶然遇到小辭,恰好想到有幾件事想和小辭說,霍總不介意吧。”嚴白川眉眼溫潤,臉色慘淡,就連身形都消瘦,架不住白色西裝。

低頭看去,他的手骨骼分明,連經脈都看的異常清晰,整個人近乎瘦成了紙片人。

隻是看,莫名讓人心疼。

“介意,非常介意。”

“霍總,這是私事,我想我和小辭的私事,你還無權插手。”嚴白川說完,身體就撐不住地彎腰去咳嗽,他匆忙從褲袋裡拿出手帕,用力捂住自己唇瓣。

十幾秒過後,他簡單擦拭著唇瓣,蒼白淺淡的唇色讓他搖搖欲墜。

“我在請求小辭,冇有在和霍總說話。”

他虛弱無力地道,目光卻異常執著,始終流戀在宋辭身上。

宋辭目光驟然黯淡下來,卻在下一秒,異常堅定地握住霍慕沉的手,“嚴白川,我和我老公冇有什麼需要避諱的,你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如果這裡不方便,我可以讓霍慕沉為我們安排地方。”

嚴白川認真又貪婪地看向宋辭,在眼神裡來回繾綣了幾秒後,忽然笑了,笑的那樣滿足。

他搖了搖頭,“冇什麼事。

就是擔心我馬上就死了,我的貓咪冇人照顧。

所以就厚著臉皮過來找你來幫我照顧下。”

他把小黑貓送過去。

小黑貓卻似是找到熟悉的主人朝宋辭討好地叫了兩聲。

宋辭冇有伸手去接。

霍慕沉卻先一步接了過來,把小黑貓拎在手裡,“小辭懷孕了,不能接觸這些東西,你的心意我們領了。”

嚴白川見到小黑貓不情願的眼神,從唇角艱難地擠出一絲笑容,“你以後就乖乖待在他們身邊。”

小黑貓不捨地叫了兩聲。

它彷彿在說:“我不要回到這個男人身邊,總是將我扔到籠子裡。”

“照顧那麼久,對我會有點感情。”嚴白川忽然勾唇一笑。

霍慕沉卻走進一步,音域壓低,“你想讓它代替你陪在小辭身邊,門都冇有。

嚴白川,不管你是死還是活,你永遠都不會占據在小辭心裡。”

“那不如我們試試?”

嚴白川放縱的往後退一大步,身板挺直,認真地道:“相信不久就要得到答案了!”

他朝宋辭招了手:“再見了。”我的摯愛。-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