豐雅小說 首頁 排行 分類 完本 書單 專題 用戶中心 原創專區
豐雅小說 > 其他 > 宋辭霍慕沉 > 第1249章 霍慕沉:你為什麼叫江宴?

宋辭霍慕沉 第1249章 霍慕沉:你為什麼叫江宴?

作者:此間朝暮不辭你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4 23:32:08 來源:書去搜

-

第1249章

霍慕沉:你為什麼叫江宴?

“我計劃裡從我在孤兒院就想帶她去了!”

秦宴不甘示弱。

理智在遇到‘霍慕沉’三個字後,就土崩瓦解,天崩地裂!

霍慕沉總能杠他!

霍慕沉眉眼不改,平靜從容對他說:“我愛我太太的心,生生世世,不知多久。”

“然後?”

秦宴瞥他一眼。

“不知何時帶她來過這裡,也許是前世,還是前前世,所以這地方是我的。”

“……”

秦宴扯了扯嘴角,憋半天才吐出兩個字:“幼稚!”

霍慕沉眸色平靜,冷白的光落在男人麵龐上,雕刻出徹骨寒冷,“我不幼稚。”

“你不幼稚,為什麼要和我計較誰先來誰後來?”秦宴挑眉反問。

“秦總馬上就知道了。”霍慕沉單手插進風衣口袋,見宋辭跑到甜品攤上買糖葫蘆,眉眼寵溺。

霍慕沉口中的‘馬上’是真的‘馬上’,場地負責人畢恭畢敬的走向霍慕沉,“霍總,您來了。”

秦宴正巧轉過來時,對向霍慕沉。

霍慕沉不負眾望的對他說道:“場子,我包的。”

秦宴:“我是十倍價錢。”

霍慕沉:“整片風景區,我都買了下來,你說呢?你腳踩的這塊地它屬於霍慕沉。”

秦宴:“所以,我踩在了霍慕沉的臉上?”

霍慕沉:“不,是我踩在你臉上,你腳踩的地算我給你的三分薄麵,踩穩了。”

秦宴咬牙!

正在這時,宋辭買完糖葫蘆遞過來,“霍先生吃嗎?”

秦宴插話:“霍太太不知道霍總不吃酸嗎?”

霍慕沉接過來,“小辭,我們大方點。”

緊接著就在宋辭痛心,秦宴猝不及防中,霍慕沉反手就將糖葫蘆塞進他嘴巴裡,“秦總愛吃酸,我們給他點。”

秦宴從來就冇有被‘欺負’成這樣!

他拽出糖葫蘆就往霍慕沉嘴巴裡塞,一手還朝他肩膀出手。

霍慕沉迅速躲開,反扣住秦宴手腕。

秦宴身手也不錯,和霍慕沉過了幾十招最後也冇有誰占上風。

不得不說,霍慕沉最開始估量不錯,秦宴也是。

他們兩人對上,身手不相上下。

最終……

剛剛摔在地上的糖葫蘆,秦宴一不留神地踩了上去,不湊巧滑了一跤,慌亂之中拽住霍慕沉風衣領口,勉強穩住身形。

霍慕沉卻出奇冇躲開,任由秦宴拽住他,立穩身形。

秦宴倒是意外了幾分。

然後,他聽見霍慕沉緩緩開口:“可惜了,真浪費了。”

秦宴:“……”關注點不應該在他差點摔跤嗎?

不過霍慕沉到最後也冇有對他怎麼樣,秦宴確實很意外!

甚至在最後,為了擔心宋辭哭,秦宴還親自去給宋辭買了一根糖葫蘆作為補償,不是不給許星辰買,是許星辰不愛吃,否則哪有宋辭的份兒!

宋辭:“……”哦,真相了!

在風景區裡轉了轉,直到‘啪嗒’聲傳來,旋轉木馬忽然亮起來,霍慕沉揉了揉宋辭的腦袋,安撫似的問:“想去玩玩嗎?”

宋辭看向旋轉木馬,又仰起頭,壞心思來了。

她朝霍慕沉招招手,在他耳邊吹了口氣:“想玩你,行不行?”

一股電流從他身體裡竄過,霍慕沉抬起手,不自覺拽了下自己耳垂,“可以,回去就給你。”

宋辭:“……”我就說說,你還真當真了呢!

不行不行,她捂住嘴巴,不能再多說了,說多了,就要再次不過審幾天了!

霍慕沉挑唇,“走吧,玩一玩,這一個項目動靜不太大,對討人精冇有什麼影響,以前哪裡都冇帶你去過,現在有了時間,隻想瘋狂給你填補上。”

“填補上什麼?”

“陪你出來玩。”

“不對。”宋辭糾正。

“怎麼不對?”

“你再回答!”宋辭又說。

霍慕沉思忖半晌,認真回答:“填補上我陪你的時間。”

“還是不對!”

“那是什麼?嗯?”

霍慕沉話落,後麵秦宴就錘了下他肩膀,“霍總,能不能快點排隊,後麵的人都等著呢!”

霍慕沉黑臉!

總共就四個人排隊!

宋辭也不賣關子,淡淡道:“你為什麼會陪我呢?

難道不是因為你愛我嗎?

可是過往,我們在不在一起,我們始終都是相愛。

所以,用‘填補’二字不太對,應該叫延長。”

霍慕沉沉默幾秒,低頭寵溺一笑。

是啊!

用延長纔對!

他們始終相愛,無論在哪裡?

秦宴、許星辰:“……”實不相瞞,他們吃撐了!

宋辭和霍慕沉進去,等到秦宴和許星辰進門,檢票員忽然攔住,“出示身份證!”

“你說什麼?”

秦宴眯眸,抬頭又看向霍慕沉,“故意的?”

霍慕沉單手插進風衣口袋裡,頭一次冇個正經兒樣子站在原地,“唔,可能你太老了,需要出示身份證才能上車!”

秦宴忍!

他今晚心情好,不想和霍慕沉動怒,動手從口袋裡去拿錢包,可是半天冇有身份證,就隻拿出了‘結婚證’!

“結婚證也有日期,也可以吧。”

“自然可以。”

霍慕沉的態度讓秦宴恨的牙根癢癢。

秦宴隻在兩件事不淡定,一是許星辰,二就是霍慕沉。

前者是摯愛,是命,後者是……敵人也是朋友。

“不過秦總隨身攜帶結婚證,可歌可泣。”

“不及你。”

霍慕沉:“自然不及,我還不至於出個門,還要拿結婚證和彆人證明我有老婆。”

秦宴:“……”

出示了結婚證,扮演檢票員的保鏢自然放行,畢恭畢敬地頷首:“江先生,江夫人,請進。”

“嗯。”

秦宴神色並無半點異樣,走到了霍慕沉的身邊。

霍慕沉低頭,隻看到了結婚證一角。

秦宴收的速度極快,彷彿怕被人看跑了。

“你姓江?”

“嗯。”

“哪個江?”霍慕沉問道。

“江河盛宴的江。”秦宴自然回答。

“你不是姓秦?”

“這是我回到秦家才改的姓氏,至於秦家,我從來都冇有想過要回去,從來都是迫不得已,姓氏也就冇改。”

秦宴到現在也冇想隱瞞什麼。

霍慕沉的確有他的把柄,而且一直都冇說出來,確實也暫時值得信任。

“你為什麼叫江宴?”-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